當前位置:首頁 >
=== 眉山市區高清地圖 ===
=== 眉山市資訊概況 ===

詞語:眉山:形容女子秀麗的雙眉:1、《西京雜記》卷二:“文君(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后因以“眉山”形容女子秀麗的雙眉。2、唐韓偓《生查子》詞:“繡被擁輕寒,眉山正愁絕。”宋陳師道《菩薩蠻》詞:“髻釵初上朝云卷,眼波翻動眉山遠。”清洪升《長生殿·驚變》:“不勞你玉纖纖高捧禮儀煩,子待借小飲對眉山。”
蘇軾的代稱:蘇軾為四川眉山人,故稱。1、明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經籍會通四》:“夫書聚而弗讀,猶亡聚也。故錄眉山《藏書記》。”,2、清錢謙益《新刻<震川先生文集>序》:“少年應舉,筆放墨飽,一洗熟爛,人驚其頡頏眉山,不知汪洋跌蕩,得之莊周者為多。”,3、清李重華《貞一齋詩說》:“次韻一道,唐代極盛時,殊未及之……宋則眉山最擅其能,至有七古長篇押至數十韻者,特以示才氣過人可耳。”
眉山交通:客運:眉山到成都、重慶都有直達高速公路連接。眉山有至成都新南門車站、城北客運站、石羊車站三地的城際大巴,至新南門車站的運營時間為:6:40--19:00,每隔15-30分鐘一班;至城北客運站的運營時間為:6:00--18:30,每隔15分鐘一班;至石羊車站的運營時間為:7:35--17:20,每隔25分鐘一班。眉山至重慶大巴,每天8:30、15:30各發一班;眉山仁壽縣每天7:40、9:10各有一班車發往重慶。
成都--眉山:游客在成都新南門車站、城北客運站、石羊車站可乘坐直達眉山的長途汽車,汽車滾動發車,約1小時可達。
重慶--眉山:重慶到眉山,可以從菜園壩汽車站做直達車,票價有全高速路和走仁壽老路兩種,還可以到成家平汽車站做車。走全高速的時間大概需要5個小時,老路的時間大概是6個小時,在眉山客運中心下車。
樂山--眉山:游客在樂山中心車站、聯運車站可乘坐直達眉山的長途汽車,汽車滾動發車,約1小時可達。
航空:眉山境內沒有機場,距離成都雙流機場40公里,游客可以選擇乘飛機到成都,再轉乘大巴或火車抵達眉山。全國第四大國際航空港的成都雙流國際機場位于成都市西南郊外的雙流縣城東約2公里處,距成都市區約16公里。全國70多個大中城市有航班飛往成都,香港、曼谷、新加坡、東京等8個國際城市和地區也有航線往返成都。目前省內航線有:成都--九寨溝,成都--西昌。機場與市區有高速公路相通,可乘機場巴士前往市區,終點為人民南路的民航大廈,機場巴士市內起點則在人民南路二段藍天賓館(西南航售票處旁)。機場大巴首班時間是5:00,20分鐘一班車次,車程約為35分鐘,中途可下車,票價為10元。另外,也可乘坐出租車前往市區,到達火車站需40元左右。鐵路,眉山市境內成昆鐵路穿越南北,經過彭山縣、東坡區,路線長度50千米,眉山火車站目前一共有8趟列車經過。眉山站地址為四川省眉山市眉山鎮。
公路:眉山占據成都南大門的交通要地,有成都--樂山高速公路、成都--雅安高速公路,以及213國道等大交通線路交錯于眉山市內。因此,在眉山乘坐火車,沿成昆鐵路,北出成都可至重慶、西安,南下可經西昌、攀枝花至昆明等地;眉山市的公路交通更是發達,由公路乘汽車可至四十公里開外的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還可至四川省內的各地市及重慶、廣州、深圳等城市。在成都的東門車站城北客運中心,成都新南門汽車站還有發往(直達或經過)眉山市仁壽縣,彭山縣、青神縣等地的客運班車。北門車站位于眉山市東坡區;眉山客運中心站則位于省道106線與103線的交匯處,老城區與新城區的交接處,成樂高速公路的進出口處,是連接成都市、樂山市、峨眉山市及周邊市縣的交通樞紐。
歷史名人:
《后漢書》:3人:張晧--《后漢書》卷五十六·張王種陳列傳第四十六·張晧傳,張綱--《后漢書》卷五十六·張王種陳列傳第四十六·張綱傳,杜撫--《后漢書》卷七十九下·儒林列傳第六十九下·杜撫傳
《三國志》:3人:楊洪--《三國志》卷四十一·蜀書十一·楊洪傳,楊戲--《三國志》卷四十五·蜀書十五·楊戲傳,張翼--《三國志》卷四十五·蜀書十五·張翼傳
《晉書》:1人:李密--《晉書》卷八十八·列傳第五十八·孝友·李密傳
《宋史》:35人:孫抃--《宋史》卷二百九十二·列傳第五十一·孫抃傳,田錫--《宋史》卷二百九十三·列傳第五十二·田錫傳,陳希亮--《宋史》卷二百九十八·列傳第五十七·陳希亮傳,石揚休--《宋史》卷二百九十九·列傳第五十八·石揚休傳,朱臺符--《宋史》卷三百六·列傳第六十五·朱臺符傳,何郯--《宋史》卷三百二十二·列傳第八十一·何郯傳,蘇軾--《宋史》卷三百三十八·列傳第九十七·蘇軾傳,蘇轍--《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傳第九十八·蘇轍傳,任伯雨--《宋史》卷三百四十五·列傳第一百四·任伯雨傳,陳佑--《宋史》卷三百四十六·列傳第一百五·陳佑傳何栗--《宋史》卷三百五十三·列傳第一百一十二·何栗傳,程之邵--《宋史》卷三百五十三·列傳第一百一十二·程之邵傳,任諒--《宋史》卷三百五十六·列傳第一百一十五·任諒傳,孫道夫--《宋史》卷三百八十二·列傳第一百四十一·孫道夫傳,虞允文--《宋史》卷三百八十三·列傳第一百四十二·虞允文傳,杜莘老--《宋史》卷三百八十七·列傳第一百四十六·杜莘老傳,唐文若--《宋史》卷三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四十七·唐文若傳,李燾--《宋史》卷三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四十七·李燾傳,家愿--《宋史》卷三百九十·列傳第一百四十九·家愿傳,任希夷--《宋史》卷三百九十五·列傳第一百五十四·任希夷傳,李璧--《宋史》卷三百九十八·列傳第一百五十七·李璧傳,楊大全--《宋史》卷四百·列傳第一百五十九·楊大全傳,楊棟--《宋史》卷四百二十一·列傳第一百八十·楊棟傳,家鉉翁--《宋史》卷四百二十一·列傳第一百八十·家鉉翁傳,楊文仲--《宋史》卷四百二十五·列傳第一百八十四·楊文仲傳,王當--《宋史》卷四百三十二·列傳第一百九十一·儒林二·王當傳,楊泰之--《宋史》卷四百三十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三·儒林四·楊泰之傳蘇洵--《宋史》卷四百四十三·列傳第二百二·文苑五·蘇洵傳,唐庚--《宋史》卷四百四十三·列傳第二百二·文苑五·唐庚傳,陳與義--《宋史》卷四百四十五·列傳第二百四·文苑七·陳與義傳,韓駒--《宋史》卷四百四十五·列傳第二百四·文苑七·韓駒傳,唐重--《宋史》卷四百四十七·列傳第二百六·忠義二·唐重傳,孫昭遠--《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列傳第二百一十二·忠義八·孫昭遠傳,孫逢--《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列傳第二百一十二·忠義八·孫逢傳,孫光憲--《宋史》卷四百八十三·列傳第二百四十二·世家六·孫光憲傳,此外,在《宋史》中,在他人列傳之后或之內附有小傳的還有5名眉山人,他們是:蘇過--列《宋史》卷三百三十八·列傳第九十七·蘇軾(子過)傳,蘇元老--列《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傳第九十八·蘇轍(族孫元老)傳,師維藩--列《宋史》卷四百三十三·列傳第一百九十二·儒林三·高閌傳史次秦--列《宋史》卷四百四十九·列傳第二百八·楊震仲傳,喻汝礪--列《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列傳第二百一十二·忠義八·孫逢傳
《元史》:1人:虞集--《元史》卷一百八十一·列傳第六十八·虞集傳,在《元史·虞集傳》后,還附有虞集之弟虞盤傳
《明史》:2人:余子俊--《明史》卷一百七十八·列傳第六十六·余子俊傳,萬安--《明史》卷一百六十八·列傳第五十六·萬安傳
《清史稿》:1人:曾璧光--《清史稿》卷四百二十·列傳二百七·曾璧光傳
千載詩書城:因為山川形勝、歷史淵源乃至風水等關系,在一個較大的范圍內,總會出現一處聚集四方靈秀之氣的地方。具體來說,其實很多省都有自己的某個人文淵藪之地,如江蘇有蘇州,浙江有紹興,江西有臨川,安徽有徽州等等。而我國歷來的人才大省之一的四川,卻似乎罕聞有這樣的地方。這種現象是很奇怪的,要說文化發達之早,四川猶在江南之前。當成都成為全國五都之一的時候,江南城市還多默默無聞。然而,第一批全國歷史文化名城,四川只有成都入選。而且在世人心目中,四川也確實似乎只有成都這一個名城。要說人文風流,四川漢有司馬唐有李白宋有蘇軾,成績之高在全國是非常突出的,但四川歷史上尤其是明清時期,卻又似乎很難和江南比進士比人才。這一切的矛盾現象是怎樣造成的呢?四川在歷史上除成都之外,究竟還是否別有靈秀之地呢?答案是有的。其實,在四川,有一座城市曾被宋人稱為“千載詩書城”,被清人稱為“人文第一州”,評價之高,聲譽之隆,讓今天的人們或許會覺得不可思議。這座城市,就是位于四川西南部的眉山,古稱眉州。說起眉山,熟悉中國文學的人會有所耳聞,因為這是大文豪蘇軾的故鄉。但假如你以為我僅憑蘇軾甚至加上蘇洵、蘇轍就夸眉山是四川的靈秀之地,那就大錯特錯了。蘇軾固然是眉山最優秀的文人,但眉山決不僅僅只有蘇軾!陸游稱眉山是“千載詩書城”,并不是虛夸。因為陸游生活的宋朝,眉山就出了886名進士,這個數量還沒算今屬眉山的仁壽、洪雅等縣。論人文之盛,眉山在四川是最優秀的。蘇軾、蘇洵、蘇轍這三人就不用說了,現在人們了解眉山,很大程度上都是通過他們。但除他們之外,歷史上的眉山名人還不絕于書。早在殷商時期,眉山的彭山就誕生了一位奇人,曾封于彭城,后來又歸隱故里,他就是壽享八百的彭祖。直到今天,彭山還是全國百歲老人比例最高的地區之一。在五代時期,眉山張遠霄得道,被稱為彈弓張仙、送子張仙(全國很多地方都有張仙樓張仙洞)。這兩位著名的道教神仙都來自眉山,預示著這里從遠古時期就極富靈氣。
中國歷代著名文章中有“二表”:《出師表》和《陳情表》,古人云:“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因“煢煢孑立,形影相吊”而卓立于典籍中的《陳情表》的作者李密,是晉代的眉山人。南宋時期,著名的采石一戰的指揮者,以幾千老弱殘兵大敗金國皇帝親征的虞允文,這個名垂青史、再造南宋的杰出儒將,今天的籍貫也應該寫上:眉山仁壽人。專業一些,如果學中國古代文學,除了三蘇,除了李密,還有可能接觸很多眉山人。如在學習中國文學批評史的時候,往往要學到北宋的田錫。因為各大學常用的文批教材,有專文論述田錫的文學思想。田錫,眉山洪雅人。在錢鐘書選編的《宋詩選注》中,有一位唐庚,于宋也是有名詩人,他的詩集叫《眉山唐先生文集》。在最常見的朱祖謀選編的《宋詞三百首》中,同樣不乏眉山人的名字,如被稱為蘇軾姑表兄的程垓,梁啟超還專門為此作過研究。元代,曾寫下“為報先生歸也,杏花春雨江南”名句的文豪虞集,被稱為元代文學的三大家之一。虞集長于江西,卻說:“江山信美非吾土,漂泊棲遲近百年。”原來,他是從小隨父親避戰亂逃往江南的。他一生只回過兩次故鄉--他的故鄉,在今天眉山仁壽那一眼望不到邊的崇山峻嶺里。上初中的時候,學的第一篇古文,是清代四川三大文士之一的彭端淑的《為學》:“天下事有難易乎?為之,則難者亦易也……”不知道現在的初中生還學不學這篇古文,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注意他的籍貫:又是蘇軾的老鄉。熟悉史學的人,也許會知道宋代的《續資治通鑒長編》,作者為李燾。《四庫提要》謂:“宋人私史,卓然可傳者,唯稱李燾、李心傳之書而三,固宜為考宋史者所珍視。”李燾是宋代史學大家,眉山丹棱人。精通宋史的人,或許還知道被文天祥寫詩稱贊“程嬰存趙真公志,賴有忠良壯此行”的南宋“蘇武”、眉山籍的家鉉翁。其實何止家鉉翁,宋史有傳的眉山人至少有幾十位之多。熟悉明史尤其是政治軍事史的人,或許知道明憲宗時期權傾天下的萬安,知道長期鎮守長城,在長城史上寫下濃重一筆的名將余子俊。他們如果告老還鄉,還都得從蘇軾故宅前經過。最后提一下,在前不久評選的13位中國畫近現代大師中,四川就占了三個:張大千、石魯和蔣兆和。其中,畫壇怪杰石魯的家鄉,今天也屬眉山。有這樣的人文成績,被稱為“靈秀三蘇里”,被稱為四川的人文淵藪之地,還有多少異議呢?那么,你去過眉山嗎?其實,從成都南下,僅一個小時左右的高速路就可以到達眉山。這里青山綠水千年未變,這里修竹茂林到處都是,但似乎又少了點什么--似乎不是很吻合心目中的那種古城、名城、文化之城的形象。這里的大街小巷基本上都是建國后的建筑,三蘇祠倒是古物,但也只是清代風格的殘留。這里滿街都是茶樓,麻將聲悠揚而彌久,一如四川各地的城市。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在全國三批歷史文化名城評選過后,四川已經有好幾座城市繼成都之后入選了,眉山居然還不是!只有那年年位居四川前列的高考本科上線率,似乎還保留了昔日的某些遺風。眉山不是當年的眉山,四川不是當年的四川,一切都在某個歷史階段發生了斷裂。漫說江南厲害,宋仁宗卻獨夸眉山:“天下好學之士,多在眉山。”只是這樣的情況,在宋末那場翻天覆地的慘變中,顛覆于“蜀禍之慘,誠不可言”了!,關于宋元戰爭對四川的影響,這里不再贅述。只補充一點:北宋時期,四川的進士數量全國第二,僅次于首都和門閥貴族所在地的河南。其中,眉州進士占了成都府路15州的近一半。南宋時期,四川進士數量全國第四,因為南宋最后幾十年,四川已經殘破,成為宋元兩國拉鋸戰的地方。當今天的四川人游歷江南貢院,或許會感嘆:四川的進士數量遠不及江南。那是因為科舉制最成熟的明清時期,四川已經不再是中古時期的四川了。曾經,也有那么一個時期,四川的科舉人才之盛還是全國皆知的。不忍心再回顧宋末那段慘烈的史實。每當讀到《宋季三朝政要》:“(丙申,端平三年)十二月,韃靼國兵入普州、順慶、潼川府,破成都府,掠眉州。”總是讀不下去。當時的眉山人是一群什么樣的人?--“眉陽士人之盛甲于兩蜀,蓋耆儒宿學,能以德行道理勵風俗、訓子孫,使人人有所宗仰而趨于善。”“西蜀惟眉州學者最多。”“郡之富于文。”……這樣一個詩文薈萃的崇文之地,這樣一群溫和儒雅的謙謙君子,當年是懷著怎樣的驚怖和絕望心情被卷入野蠻民族南下鐵騎所帶了的滾滾濁塵的?!:吳昌裔的《論救蜀四事疏》中說:“臣竊惟蜀寇深矣、蜀禍慘矣!……屠成都,焚眉州。”為什么是“焚”眉州?因為眉山在宋代和杭州、建陽并稱為全國三大雕版印刷中心。直到今天,學習中國印刷史,都繞不過去“蜀刻”“眉山七史”。但蜀刻的輝煌,已經湮沒于當年野蠻民族點燃的漫天大火中了。經過這一次致命打擊,四川包括眉山在全國的經濟文化地位一落千丈。從此再難恢復元氣。因為四川是盆地,經過長期集聚的文化一旦破壞,因傳統、交通等的限制,恢復起來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三代才出一個貴族,世代書香的衣冠大族的整體消失,將導致一個地區文化的急劇衰落,并且更難復興。從小隨父親逃往江南的今眉山籍元代文豪虞集曾記載當時眉山名門望族們的慘狀:“眉州青神史氏……蜀人受禍慘甚,死傷殆盡,千百不存一二。”“眉山楊氏……蜀人士大夫在故鄉時,深苦兵寇之禍,故在東南者皆走嶺海。”就是虞集本人,其家族也本來是四川的名門,但今天在四川已很難找到虞姓了。盡管虞集和后來明末的張岱一樣,一生都堅持稱自己是“蜀人”。元代四川的衰落自不待言,即使明代,四川也沒有恢復元氣,通過科舉當官的大部分都是江南人。但眉山在明代有一個萬安,也很出了些風頭。萬安進士出身,眉目如畫,狡黠多智,把持朝政20年,把朝廷玩弄于鼓掌之間,百官無敢抵牾。在國事日漸被江南人所壟斷的明代,萬安的出現,可謂大殺江南人的威風--直到明末,蘇州人馮夢龍還恨恨地記載了當時士人百般討好萬安的種種丑態。除了萬安之外,余子俊也是有明一代的杰出人才,中國長城史不能繞過的話題。明代眉山有一對兄弟吳中、吳節同登進士,在河南為官時專門整修了蘇軾等的墳墓并作詩寄懷,有“今日祠前拜遺像,敢將心事愧先賢”之句,表達了明代眉山人對往日輝煌的無限懷念與惆悵。只是誰也想不到,在明代緩慢恢復的四川文脈,又在明末清初的再一次天地大浩劫中所毀滅!這使四川的文藝復興之路從此擱淺--湖廣填四川,強迫遷來的多為貧苦農民,對文化的修補實在收效甚微。
明末清初之亂,成都各壩包括眉山完全殘破,致使清初四川省會一度遷到大山中的閬中。眉山和成都近在咫尺,又是四川除成都之外平原最多的地區,自然遭遇慘烈。當時眉山一個綽號“鐵腳板”的陳姓獵戶,奮臂一呼,率鄉鄰與匪軍血戰。民國時期,武俠小說家朱貞木寫過一部小說《七殺碑》,里面把這位眉山獵戶寫成“川南三俠”之一。當年這位鐵腳板大俠在戰火中的悲憤長嘶,其實也是對古眉山文化命運所發出的悲切挽歌。有清一代,四川文化比明代更加衰落。盡管殘留千年遺澤的眉山,在清代還令人吃驚地出現過一門六進士震動京師的彭氏家族(明代河南黎陽有一門三進士,萬歷皇帝還敕書褒揚),但依然挽不回四川文化的頹陽西下。清康熙年間,一位杭州籍的主考官到四川主持鄉試,竟然出了一道題目“井蛙賦”,以挖苦地處盆地的四川人沒有學問。一時間四川士人群情激奮,紛紛罷考,官司一直打到京師。可笑的是,這位主考官還最崇仰曾在杭州為官的蘇軾。其實,清代也有一位四川人在杭州主持過鄉試,他就是羅江人李調元,其名氣可比那個杭州主考官大得多。在杭期間,他以自己的才學折服兩江才子,傳為美談。“井蛙賦”的故事就是靠李調元的記載而保存下來的。后來李調元回鄉的時候,購買了大量書籍帶回去,重新在這片已經荒蕪了很久的土地上播種讀書種子。再后來,到了清末,通過川人不懈的努力,四川文化終于有了起色,出現了各行業的很多人才,如傳統的現代文學排名:魯郭茅巴曹。郭沫若和巴金都是四川人。然而,一個地區文化的斷裂,許多東西一旦失去就很難再得到。尤其是像四川這樣既是崇嶂峻嶺的盆地,又是山遙水遠的西部,機遇一去就永難回頭。當年宋末那僥幸逃生遠遁東南嶺海的四川衣冠貴族很多都沒有回到故鄉,留給故鄉的,只有舊書殘卷和故老相傳的種種回憶。今天的四川在全國的地位,和宋代四川在全國的地位實在相差太遠;今天的眉山在四川的地位,和宋代眉山在四川的地位同樣相差太遠。前者不用說,就后者來講,眉山現在僅有一所本科大學四川大學錦江學院,更不必說昔日的全國印刷中心、千載詩書城了,城市人口只有二十來萬,斗轉星移,遼鶴歸來,定當嗟嘆塵間世事之翻覆無憑!,前幾天上課時,老師提到一位五代時的重要詞人孫光憲,說他寫過一部書叫《北夢瑣言》。課后一查,發現孫光憲的籍貫又在今天眉山境內。或許很多人即使看“花間詞”看“北夢瑣言”也并不曾留意孫光憲,就好像世人早已淡忘了眉山,昔日的盛況宛如夢里的舊影,淡淡的,不可追尋。正如陸游的《蝶戀花》中所描寫的夢境:水漾萍根風卷絮。倩笑嬌顰,忍記逢迎處。只有夢魂能再遇,堪嗟夢不由人做。夢若由人何處去?短帽輕衫,夜夜眉州路!不怕銀釭深繡戶。只愁風斷青衣渡。
關于網站 | 網站地圖 | 中國城市電子地圖
copyright © 2019 中國電子地圖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